无障碍阅读
当前时间:
英文网丨 微博丨 2022冬奥会

微信公众号

抖音号

今日头条

您的位置: 首页> 玩遍张家口> 旅游随笔

玩遍张家口

关注微博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博
关注微信 扫描二维码 关注微信

蔚县古堡自驾游 寻找遗落千年的美好

发布时间: 2017-05-16 09:53:56 点击量: 2371

古堡的每一条小巷时时会给人一种惊喜,走着走着,一抬头,你便会被一处精雕细琢的门楼所吸引,尤其是一些瓦雕,木雕,形态逼真可爱,随便走进一古院落,才发现这是一处两进的院落,门开着,院落自在安静,阳光淡淡洒进来,建筑的瓦檐棱角分明,原来,闲逸二字竟是从此处得来。

著名学者罗哲文先生曾写道:“在世界的东方,存在着人类的一个奇迹,这是中国的万里长城。在长城脚下,还存在着另一个奇迹,那是河北蔚县的古城堡。”

自驾理由:漫步蔚县八百古堡,感受久远的历史和风情。古建在渐渐消失,虽然破败但是很有历史感,既有人文又有历史,好地方。适合自驾,古堡要慢慢看,细细体会。

漫步蔚县八百古堡,感受久远的历史和风情。

古堡的每一条小巷时时会给人一种惊喜,走着走着,一抬头,你便会被一处精雕细琢的门楼所吸引,尤其是一些瓦雕,木雕,形态逼真可爱,随便走进一古院落,才发现这是一处两进的院落,门开着,院落自在安静,阳光淡淡洒进来,建筑的瓦檐棱角分明,原来,闲逸二字竟是从此处得来。

这里的民居全部为砖木结构,木制格窗,木雕彩绘,房顶起脊,安制吻兽。民居窗户都开向本院,对于巷不开窗。虽经历几百年的风雨侵蚀,但其粗壮厚实的木料石材,美丽精细的砖雕木刻,古朴典雅的油饰彩绘,仍显示着当年的繁荣与风采。堡门洞内地面用青石铺成,经多年沧桑,石板上留下了两道很深的车辙沟。

西古堡集“古城堡,古寺庙,古民宅,古戏楼”四大文化奇观为一体的建筑格局,是蔚县八百堡中独特的一例。登上堡门楼南北俯瞰,民宅民居鳞次栉比,城楼峭拔雄劲,一派古城风韵。

走进南瓮城首先看到的是一座小巧精致、飞脊斗拱、彩绘纷呈的古戏楼,从戏楼西侧的砖雕垂花门进入挎院地藏寺(俗称阎王殿)。该寺分上下两层,天井式建筑,下层建有12个全砖镟窑洞,内部设计为阴曹地府18层地狱的布局。拾阶而上,光滑的台阶已经磨练了数百年,只见上层建有地藏殿、十殿阎君殿、鬼王殿、观音殿、三义庙、马神庙以及钟鼓楼等。这些建筑布局严谨巧妙,砖雕木刻工艺精湛,塑像壁画栩栩如生。出廊抱厦、曲径通幽、在占地面积不大的空间营造了一景连一景、一幕接一幕的新奇景观。古老的建筑,吸引着大批的外来游客,一座小小的古堡,熙熙攘攘的人来来往往,不论多么陌生,你都可以从每一条巷子里感受到古院落,古门楼,那些雕花的窗棂的气息,它们神秘,安静,破落。从前的繁华落尽,原来,寂寞本身的寂寞,什么都不用承担。

在蔚县城北八公里的丘陵地带有一座400多年的古堡,堡内设计整齐方正,又因在县城北面,故取名“北方城”,北方城坐北朝南,南堡门是古堡唯一入口,堡门楼高耸坚固,为砖石拱券墩基,券上镶扇面形石匾一块,三个楷书大字“北方城”,朴素大方。车速缓慢驶入,堡内安静,起初对古堡的感觉是简单而又纯净的,它没有惊艳到激动的地步,但是你细细地坐下来,细细聆听每一天街道的声音,每一座庙宇的过去,屋顶上那些带花纹的烟囱,楼宇,无一不在述说那些精雕细刻的日子。

从堡门楼向远眺望,真武庙与这里遥遥相对,看不到繁华喧闹,清新秀丽俯视而见,由不得人去感怀,站在这里,轻柔的风吹断了那远去的故事,一把思绪的剪刀,剪碎了雕刻过的旧日子,多美好的诗句在这里已经微不足道了,唯有朴素二字让人感动。

堡内东西各建一座庙宇,东为财神庙,西为马王庙,庙宇的壁画是后人重新描画,据说旧壁画上马王爷膝盖上还有眼睛,如今已不存在。财神庙往往建于集镇,而北方城建财神庙,实属别具一格,从财神庙与马王庙之间向北,正中建有佛殿一座,佛殿两侧墙上有彩绘壁画,而佛殿与高峻壮观的真武庙相对,顶部四周砌花栏墙围护,从小山门而入,上砖砌台阶数十,登上北台,殿前左右悬山式鼓楼保存完好,最令人惊喜的是殿内壁画色彩艳丽,从玄武大帝出生到修道,画面栩栩如生,梦里的故事被古堡赋予了更美的细节,也许在江南水乡里生活过的人并不觉的精致,可它的朴素极为耐人寻味,可以轻易牵动人的心思,最细微处也将化做最柔软绵长的思绪。

横涧堡,因村中间隔着一条沟涧,故名横涧。据史料记载,横涧明洪武二年建村,原称横谷。西汉时,武将陈豨曾在代王城一带图谋反叛,高祖亲自统率大军来蔚平叛,就在横谷将陈豨俘获并处死,从此横谷之名为人所知。

阳光中的古堡好似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淡然而坐,绕墙上堡门楼,只见断垣残壁,微风瑟瑟。任凭你如何凭栏而望,都难再寻回旧日的槛曲萦红,翘角飞檐。“沙场烽火今安在。一曲笙歌对夕阳”。

古旧的堡里,一道栏栅门微微倾斜半开着,里面的花朵开得正艳,附近的几个村民悠闲地说着话,一回头,又一座小堡仿佛“犹抱琵琶半遮面”,城墙虽有残破,但基本保存完好,堡墙门洞的删栏里走出一位老人,他悠闲自在,收音机里传出二人台的鼓点。进的小堡内,门楼,房屋安静,落寞。只有几户人家居住,小堡内戏楼,庙宇如今犹在。

“沧海桑田,衡阳雁去”,如今的沟涧水去沟空,过去的时光已一去不能复返,只剩下一沟的野草肆意生长,后堡的断壁残垣,屋瓦乱草,田地里的菜棵密密匝匝靠在一起。

登高处,看尽昨日繁华,风吹过,记起楼台正好。如今的大堡依然紧紧包裹着小堡,形成独特的堡套堡奇观,那些风华绝代的日子我们无法探究,它仿佛是一本不说话的天书。张芬老人今年76岁了,一个人居住着一进古院落,院里的丝瓜豆角随意爬上屋顶,丝瓜想长多大就长多大,花朵次第开放,在这个院落,植物们是自由的,蓖麻长的比人高的多,这里,植物是热闹的。老人除了看院子里的植物还研究村史以及家谱,他很细心整理着自己的稿件,讲起这个村,也是滔滔不绝。

大堡内的戏楼,飞檐雕瓦,坐南朝北。信步走进一处庙宇,院内静穆,萧条,庙内的壁画色彩艳丽,画面逼真,尤其千手观音的壁画美轮美奂。荒凉里的古堡,有谁反弹琵琶,诉说一段过旧的时光。夕阳下,又是谁挑起一丝金线,一缕一缕编织一座历经繁荣,落寞,而今又泰然自若的古堡.

明朝以前,宋家庄原称旧堡子,旧村堡由宋姓人家始建,故取名宋家庄。

现在的宋家庄建于明朝洪武初年,建堡时,宋姓已经衰败,韩姓成为宋家庄的大户,但村名沿用“宋家庄”堡内建有明朝万历年间的穿心戏楼,如今正在修复当中,其独具匠心的建筑风格,令人叫绝。宋家庄的韩姓,是地道的蔚县人,也是初建这个堡的主人,韩家镖局是一家,韩家大院为另一家,韩家大院,它的建筑别具一格,四进院环环相套,曲径通幽,门楼,影壁,窗棂上的木雕,瓦雕图案,精美绝伦。

韩家镖局创建于清朝道光年间,创建人韩瑛,自幼喜欢舞拳弄棒,力气过人,十五六岁拜师学艺,擅使阴阳刀,出神入化,威震四乡。清道光二年,韩瑛参加武科乡试,高中武举,同年,在宋家庄开设韩家镖局,当时,蔚县是京,津,冀,晋,蒙通商之要隘,关内外客商及运输骡帮昼夜不绝,往来于飞狐古道之间,韩瑛正是看中这一商机,专门从事保镖营生。韩瑛之子韩邦元受其父影响,也练得一身好武功,科考中武科进士,后在京任守备之职。韩瑛晚年将镖局交由哥哥的重孙韩增贵料理。韩增贵是韩家镖局的最后一个镖师。如今的韩家镖局院落为两进四合院,外院东西厢房为客房,正房三间客厅,从客厅可通内院,为家人起居之所,‘梁园日暮乱飞鸦,极目萧条两三家,庭树不知人去尽,春来还发旧时花“如今的韩家镖局院落稀疏,断瓦残垣里依稀还能感觉出气势宏伟的影子,旧人已去,只有年年开花的树,还在开着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