无障碍阅读
当前时间:
英文网丨 微博丨 2022冬奥会

微信公众号

抖音号

今日头条

您的位置: 首页> 旅行路线> 游记

痛快的小五台之行

发布时间: 2017-08-02 09:34:22 点击量: 2950

痛与快的小五台之行2017-6-17
 
小五台山位于河北蔚县涿鹿之间,和北京相距近200km,是太行山、燕山和恒山三山汇聚之所。山顶有五处海拔在2600米以上的峰台,为别于山西五台山,称为小五台东台海拔最高,2880米是河北第一高峰,称华北屋脊。走小五台,按老冯的话语,是户外山行的必经阶段,通过的驴友才算合格的户外“行者”。去年老冯就将它定为团队今年的目标,并以坚决毋庸置疑的态度贯彻落实。先是开辟髽髻山清水尖一带的战场,进行提高团队体能的演练,而后适时提出小五台行的口号。当多数队友观望犹豫之时,老冯两周前邀上梁明清,二人毅然勇闯小五台,完成了征服北台和东台的壮举,震惊麻团。凯旋归来的老冯现身说法,对我们进行反复的思想教育和激励鼓舞。2017-6-17的周六,在周密的资料调查和准备后,麻团团队9人,在老冯的指挥下,在“行者”科比和大树的帮助下,成功进行了超限的小五台之行,完成了对南台和中台的攀越。现将过程记录于下,备日后回味追忆。
  依照老冯老梁出行的模式,周五傍晚,我们乘车前往山行的集结地,
河北蔚县的张家堡,这是攀登南台的山下驿站。往常这个时候行车,都是归心似箭的回程之旅,现在是主题尚未展开的序曲,心情自是不同。路途漫长,单程行车就要3~4个小时,预先到达驿站歇息,凌晨登山,就有更多的山行时间。老冯要在天黑前完成主要行程,豪情四溢,激情奔放,手中的方向盘,犹如骏马的缰绳,狭窄的山道,照样纵横驰骋,如游鱼穿行在快速行进的车流中。我许久没有搭乘“冯速腾”,惶恐好一阵才适应过来。车过清水镇,也就一小时多些,老冯才稍有放松,这样晚9点就能到达目的地。车过109国道检查站时,接到老郑的问候电话,他和我一样,是小五台行的骑墙派。我在最后时刻才下了决心,他的平安祝福,顿觉心中暖流涌过。车队随即进入河北地段,这时老冯、老贾和赵斌都不约而同地放慢车速,在下马威岔口停车。大家略作休整,去年份量不轻的东北灵山之行就始于此,留下了难忘的记忆。
 
河北地段路况果如老冯所云,交会的大卡车明显增多。单车呼啸而来,就给人以压迫样窒息感,车队长龙般的云集,便是徒唤奈何的等待。天色渐渐昏黑,车灯照着路面,尚觉无碍。可对向车快速驶来,司机有心或是无意的大灯对射,炫目接着盲视,让人提心吊胆。这道上驾车,没有胆略和勇气真不行。车队由功课做得最好的赵斌领道,驶离109国道,驶入省道县道乡道,黑夜里不辨西东,我放松心态,任同伴带向海角天涯。
以往出行,车队总是一帆风顺地到达目的地,这回长距离远征,经历的坎坷真不少。先是在哗啦作响的杨树林,赵斌下车查验,他的后轮车胎鼓起了个小包,虽仍可行驶,路况越来越差的坑洼水泥道,对它的考验才开始。老冯大气不喘地点评,真要爆胎了,就得就地解决,不会换胎还开什么车,臊得我脸发烧。老冯乌鸦嘴不幸言中,半小时后,赵斌在距目的地还有8km的松子口村时,再度下车检视。确实爆胎了,然而不是鼓包的左后轮,是左前轮,仪表没报警,他和老梁感到车况异样,才发现问题。
老冯驾车带着我和
大树继续前行,先落实暂住地。村外漆黑一片,前面估计是段开阔的河滩地,洪水将路冲毁,道路重修工程早已完毕,可路面隔离限行的泥石堆依旧存留。好容易回头发现绕行通道,拐上正道,行不多远,又是处隔离堆,再绕行。最后一处,绕行便道,走向漫无边际的河滩,夜色中不知前路在何方。我和大树分别下车察看引导。短短的数百米正道,还有两段修堵的路段,真不知这般黑灯瞎火折腾何时了。好在老冯在大树的指引下,朝另一方向开行,成功绕过了这段“肠梗阻”。
我们将歇息的农家乐驿站,是栋路边孤立平房,灯光下房东张平老先生已在门外迎候,看来事先联系好了。我下车后,老冯和
大树驾车回返,帮助同伴应对那突发意外。时钟指向晚间10点,手机没有信号,同伴们全野地里忙碌,我在客房百无聊赖,养尊处优没法自在。
   问题解决得顺当,一小时后,三车载着所有同伴都到了,一时的喧闹惊破了山夜的宁静。老张夫妻为大家准备好了晚餐,有炒鸡蛋、咸菜、肉炒青蒜什么的,两大锅小米稀饭,一大篮白馒头。老冯兴致勃勃,胃口大开,边吃
边和赵斌老蒲老贾,还有大树和科比两位,热烈讨论明日的走行线路。议定早4点出发,两车载人再上行一段,尽量缩短山下的路程。先南台后中台,西台相机而动。
   餐后我们到屋前的空地短暂溜达,夜色深沉,山野安详寂静,头顶星空灿烂,银河横斜,
北斗高悬。据星象我们确认了方位,南北两侧都是黑黝黝的山岭。大家抓紧时间休息,韩梅由房东安排到自己和家人住的后院就寝。赵斌的大黄和奶油,初始呆在客房中间的餐厅室内,夜半这大小两狗不满主人的见外,焦躁地抓门呜鸣,迷糊中记得赵斌起身开门安抚。后来的动静,进入梦乡的我全然不知了。
   不知什么时候,听得床头窗户有轻轻的敲击声,房东照老冯的嘱咐,3点半准时喊人起床。开灯洗漱,顿觉精神。早餐在后院已备好,小米稀粥、馒头、咸菜和煮鸡蛋,大家轮流入座用餐。4点刚过,四周还是黑黢黢的,大家挤进老冯和老贾车中,准时出发了。进山方向朝东,和来时方向相对。水泥车路有类似的隔离土堆,这回倒车绕行有经验了。开始上山时,车灯还照亮山路,上到高处,夜幕随同薄雾慢慢消散,天地变得分明。单行线的车路来回爬升,开行十多分钟后,车到一处隧道前,老冯指挥车辆停放在一旁的空地上,带领大家从左手旁的小径上山。
  山径的道路痕迹不怎么显著,还十分陡峭,老冯依据什么确认这是上山的道路,要是以往必定问个为什么。最近单位下发了“两学一做”的学习材料,书中就质疑权威乱发议论行为的批判对我触动较大。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不耻下问, “跟着走”的思想和态度,最稳妥也最保险。在老冯的要求和提醒下,这回背包塞满了御寒衣物、饮水和食物、雨衣、手电等,沉甸甸地压在肩上,定要咬紧牙关,跟紧队伍,做好自己才是本分。天气阴凉清爽,晨鸟啼鸣如仙乐天籁。草木没有什么露水,怒生的枝条一路打脸,负重爬坡,不一会就背汗津津,
小五台行到底上了档次。走了十来分钟,前面的道路更加模糊不清,老冯的冲劲过去了,步履变得迟疑,老蒲恰到好处地上来,接替他前面开道。山地的植被垂直分布很有规律,这片密林出来,向上就是连绵起伏的草甸。到了高坡地,才看清左右山头都立有气势轩昂的风车阵。山上横亘的车道,就是安装这些发电设施修筑的。无论南台在什么方位,第一步肯定是先上车道。
上了车道,跟着同伴左转行进,一步步接近山岗的风车。头一回近距离接触,真实感知风车电机气派的大尺寸。半间屋子粗的擎
天柱拔地而起,硕大的发电机安装在二三十层楼高的塔架上,老长的风叶还没运转,仍旧发出呼呼的骇人声响。绿色原野一排排耸立的白色风车,因地制宜地为当地提供强大的清洁能源,促进了这些偏远地区的经济发展,成为西北部山区新的人文景观。壮观的风车阵过后,我紧随老贾,离开公路从草甸中穿行。老贾今年成功减肥,每天坚持10km的跑步训练,是麻团公认的体能一流干将。前方的天际,映出金红的朝霞,老贾说那就是日出,景色和气象远较意象中的逊色。那是阳台山妙儿洼茶棚展牌上的一段文字,“初现黑气见白,海天一色,地平线渐红,金光灿烂,云地相接,变霞光万道,日渐上升,脱去云霓,喷勃而出”。
走行公路的队友,后来的路径和我们重合了。从同伴的指点中,我大致明
白山行目标还在远处高耸的峰群之外。要不是以往多次的攀山经历,我定会浩叹那是难以完成的任务。要相信组织、相信自己,计划好的小五台之旅定能完成。脚下的山体海拔都在2000米左右,山岭连绵起伏,草甸一望无际,峰顶多如圆润的馒头,让我有回到青藏高原的错觉,而零星散落的绝崖峭壁,山脊相间处幽绿茂密的森林,告知这是一片新天地。天高地迥,任你翱翔驰骋,心胸因之宽广。一路的花呀草呀,以旺盛的生命力修饰大地,美不胜收,难怪老冯如此喜爱。然而要欣赏这诗意一般的美景,就得不辞劳苦,攀升这漫长的山路。虽没有高原缺氧,背包的沉重,脚下的每一步都是艰辛的付出。
   此时的老冯心高气昂,兴奋无比,吆喝大家,乘路好快步前进。抓紧时间没错,做法却不妥。今日山行如跑马拉松一般,均衡合理分配体力,非常重要。现在心情好,颠不两颠没问题,后面没体能就得抓瞎,他后半程的表现就是印证。7:30分我们走到了最初看见的高耸山峰,这是通往南台的山脊垭口。在这里才亲睹南台巍峨的圆钝山顶,精神为之一振。回望风车旁的车路,跨越了两道山梁,走了两小时多。
大树和科比,是小五台的常客,告诉我们,现在和南台的高差还有四五百米,前面是沟壑,无法正面冲顶,按轨迹绕行右侧山梁,难度就小多了。顺着山腰我们向南台的南坡行进,沟壑里全是茂密的杉木林。南台南坡的沟谷,是个避风的山坳,有许多浅浅的水洼,地上还有篝火烧剰的半截粗大树干,看来曾有驴友在此宿营。到这儿山道就不清晰了,大树告知大家各自寻找可行的路径,朝山顶进发。
草地远看平整如地毯,近前却是坑坑洼洼,该是长年雨水冲刷的缘故。虽说没有荆棘树杈,比钻柴窠子强,可到处是陡坡,没有一处可以平站歇脚。老贾说这是走梅花桩,就是喘气的时候,也得稳住脚下,不能完全放松。我挑相对平缓处斜插,返折路虽长,难度小就能一气多走些。不知不觉西偏,和大队伍离得远了。发觉时,反向会合已经困难,我就孤身一人,继续逆时针沿着西侧山坡缓升。这边视野开阔,可放眼观看来时路径,可惜身边没有队友共享。草甸高处大小石堆,星罗棋布,我以之为路标,一个个渐次上攀。背包太沉,该减些份量,找处敞亮有风的岩石坐下,解开背包,嚼着牛肉干,喝起保温桶里的热粥。牛肉干以往只能嘴里含着体会滋味,这是种植的人工牙首次发挥效用。能重尝美味,要感谢口腔科的立军老弟和朱医生他们。食欲很好,也不敢多吃,既怕胃肠道出反应,还得为后续行程留有余地。
背包重量减轻有限,进餐后精神好了许多。山顶又高又远仍旧看不到,参照在
拉萨时的登山经验,我调定气息,掌控节奏,先确认一个三五十步远的预设目标,绝不抬头看路,只盯着脚下,默数着步数,到达预期目标后,才抬头歇一下喘口气。再看准下一个目标,重复进行。走呀走,到最后节奏气息还是乱了,气喘吁吁,步履沉重,昏头脑胀,四周全是炫目的光芒。我沮丧极了,头一个目标,体能差不多就耗干了,后面的行程还怎走,今天怕是要掉链子了。幻觉中同伴们早已登顶,等得不耐烦,队伍又向前开拔了。垭口过来两个多小时的煎熬,终于望见了山顶,空旷的草甸上,孤零零的一堵人高些的矮墙。近前细看是大条石砌成的小石屋,西面有进出的门洞,有梁有顶,面积不过数平米,室内地面凹凸不平,没有任何生活设施。这矮屋建筑工艺不算精良,可将这些建筑材料运到这山巅,就十分不易了。石屋旁歇息了两三分钟后,才意识到队友们或许没上来,开始往南坡察看。没走多远,遇见赵斌和老蒲,之后队友们陆续过来。听了大伙全都感叹道路的艰难,内心才稍稍找到些安慰。歇息时队友们在山上进餐,我抵御住食物的诱惑,严律自己要定时进餐。
南台
东北方向是气势壮阔的大深谷,对面高耸的山岭就是下一个目标中台,深壑因而谓称中南沟。同伴们指点江山,中南沟是下不去的,须顺着东南走向的山脊绕行。本可走山梁径直东行,然而大树称要先下行至南面的“巨石阵”。这是2km外的高台,上面耸立了一群错落有致的巨石,形制和英伦三岛的巨石阵相仿。我以为东向的山梁尽头是绝壁悬崖,必须这样走,过来才发现是多此一举的弯路。轨迹只是前人走过的道路记录,并非绝对真理。不过自己没做功课,有人引路就不错了。这之后又是漫漫长路,大树赵斌和老蒲老贾走在前面,我紧跟在他们的身后。老冯韩梅老梁和科比他们是在后的集团。韩梅前一段时间脚踝扭伤,很久没参加活动,刚好些就来了,自然小心谨慎。老梁再次上山,身体皮实,架不住背包太大太沉,体能降得厉害,后来科比伸出援手,分担了他的背包。老冯我以为他是要关照队友,故意守在队尾。
山脊上一路开着一种小花,花瓣洁白,花柱金黄,清新如缩微版的白莲,花团锦簇地聚集在一起就更好看。后来才知晓这是银莲花,和还有一个月才盛开的金莲花,号称
小五台的姊妹二花。此花只合高山住,人间那得几回见。赵斌如山神,驱使着大小二狗,在前面开道。来到一个山脊,山坡上有上百只山羊悠然地享受着山中的静谧。大黄找到了逞能的对象,撒开四蹄,杀气腾腾地向羊群奔冲。或许是头一回遭受这般欺凌,群羊顿时惊慌四散,很快又聚拢成群。大黄又一次冲击,羊群再度四散。大黄乐此不疲,奶油也一旁助纣为虐。惊恐的群羊,在头羊的带领下,仓皇地向山下安全地带逃避,在绿色草甸上如飘荡的白旗,浩浩荡荡,卷起阵阵黄尘,触目惊心。体弱的羊羔,稀稀落落地拉在后面,恰似旗尾的飘带。这群羊遭受突如其来灾难的画面,令我想起后唐李煜的破阵子一词,“四十年来家国,三千里地山河。凤阁龙楼连霄汉,玉楼琼枝作烟萝,几曾识干戈?”。
   东向的山脊路走行5km多,就是尽头了,隔沟相望,中台看得更清晰,巨大的深谷依旧令人生畏。还得下山逆时针绕行,从东侧的山腰横切过去。这时我感到累了,索性慢些下山,在山腰鞍口等候老冯他们。科比老梁过来精神不差,老冯和韩梅落在最后。远望老冯双手撑地,两腿前伸,坐姿向前,下山这般古怪的五体投地,绝不是出自对大山的敬畏。待他走近我赶紧上前询问是否受伤,老冯直说不碍事,可能是上回走
小五台的疲劳积累,膝关节有些不对付。
和老冯老梁和韩梅相比,我的状态要好些,主要的不适来自肩上沉重的背包,腿脚还是给力。老冯的异样,让我不放心,决定混迹于队尾,有个照应。我引领他们努力跟上前面的队伍,然而大家都力不从心,队尾越拉越开。这段半圆形的山腰横切路走完,来到山间的一个垭口,之后就是一路向西直达中台的高坡。垭口草坪盛开着黄的、红的、白的各色花卉,老冯称是百花沟,我当时只觉得快不行了,没有赏景的心思,赶紧找个合适的地点坐下。我拉开啤酒罐,边喝边吃着蛋糕牛肉干,美美地进餐,慢慢地歇息享受。同伴们走远了,我才起身,不紧不慢地匀速上路。赶上老冯韩梅他们后,为了验证自己的功力,我继续向前,一气追过矮树下歇息的赵斌,来到老贾和老蒲跟前,才停住脚步。再度守候老冯老梁韩梅他们,陪伴他们一起上到中台。
中台的东面是大片低平的建筑废墟,跨过残破的矮墙后,才现草甸。队友们或躺或坐,等待前去察看道路地形的
大树和科比回返。西向的左前方和北向的右前方都是狭长的山脊,这中间是中西沟,也是宽阔幽深的山谷林地。这北向的山脊是通向西台和东台北台的要道,科比他们已走到远处岔道口的位置,考察今后带队营地设置的地点。黄绿色的山脊上,他俩回返的身影逐渐清晰,老冯向大家发问,为什么山脊中间小路的绿色更深翠。这个问题老冯曾在微信中提过,我未曾留意。现在身临其境,色彩对比果然差别显著。还是老贾反应快,踩踏的路面相对低洼,冬季雪积得多消融也慢,夏日路边的草木自然生长得青绿滋润。这真是谚语近水楼台先得月,向阳花木易为春的别样注释。
完成中台已是不易,西台今天肯定得放弃,接近下午2点,也该下山回返了。老蒲和赵斌,主动请战,从中台正面延向西南的山脊下行寻找归路。老冯累得不行,殷殷嘱咐,期望他俩开辟出胜利的
通道。我在中台饱餐了一顿,背包已没太多份量了,身体有了很大的复原。这边老蒲和赵斌领命先行,早已远离了视线,那边大树和科比已来到跟前。我突然意识到手台在我背包里,老蒲和赵斌探路没有手台,如何和队友沟通?我立即向老冯报告,和拿着另一部手台的老贾通告一声,就匆匆追赶他俩去了。
   我走近山脊的顶端,勉强看见山下远处赵斌的身影。这近前山脊会不会是峭壁悬崖,老蒲赵斌怎样下去的,边走边琢磨,直到看清有盘旋下行的道路,才踏实下来。回看中台大本营已开始行动了,我手台告知老贾线路的状况,让他们到此安下心来。我来到赵斌刚才的位置时,回望中
台山脊过来的队伍,个个如天神一般,走在云端的天路上,气势好壮观。转过山角,和松杉树下照看爱犬的赵斌照面。他告诉我,山脊左边中南沟,山脊右边中西沟,都有驴友走行的轨迹,惟独中台山脊,没有前人的行走记录,我们是道路的开拓者。老蒲还在前方探路,我加快步伐,和他会合。老蒲声称,他隐然看见左侧山坡一个大的物体移动,喊了没有回应,不知是人还是兽,不敢贸然行进。我的到来,他胆气暴涨,要去中南沟方向探寻。这山脊都没有像样的路,他的努力我不看好,但执着的热情让人钦佩。正前方是一个不高的山梁,在右手边山坡上有条似有似无的小道,我呼唤赵斌过来商议。我俩为继续翻越前面的山梁寻路,还是照右边的小道探行,拿不定主意。老蒲探行一段,果然劳而无功。大树和科比,不知从什么途径,获悉从中西沟有下行的山路。参验眼下的情形,全队统一思想,选定向中西沟下行。
初始的小路尚有些痕迹,下走不到百米,全是莽莽榛榛的密林了,枯木朽株杂沓其间,道路漫灭无踪。这时只有继续下山寻找出路,老蒲
大树在前探行,我和赵斌紧随其后,老梁老贾居中接应,老冯、韩梅在后紧跟,科比队尾照应。山高坡陡,我们一群人在这原始丛林中如狼奔豕突。高度紧张的时刻,左前方的密林中突然一阵轰响,我忙问跟前的赵斌看见什么,他说是头野鹿窜了过去。老蒲先前的感觉,或许就是它了。在这不辨东西且地形无常的山林里,视野非常局限,大家必须前后紧盯,相互保持视距之内,以免目标方向发生偏差。当初是继续向前翻越山头好,还是这样强行下山好,答案无法预知。能否找到出路,全看天意的安排。既然已经作出选择,就得义无反顾地执行落实。眼下离山谷的高差还大得去了,不下行相当的距离是看不到结果的。探路者前面越走越远,跟进的队友后面迟迟没有露头,心里那一个急啊。这里队伍前后脱节可不是闹着玩的,大家神经绷得紧紧的,精神高度集中,相互呐喊呼应,不敢差池半步。
两三个小时,我们都在这茂密的原始林地中穿行,走了很长一段,依旧没有发现任何道路或是人行的痕迹。老蒲的下行方向,遇上了左侧山坡相交形成的深壑,他渐次绕行回避,不断告诫后面的队友,向右偏移。日光渐渐西斜,山下的林木更密更难行,光线变得晦暗,枝叶如同厚重的大幕,将天穹隔绝,沉重的氛围,压得人喘不过气来。赵斌已经替代老蒲在右前方开路,老冯不时传话过来,询问赵斌合上了轨迹没有。我知道老冯老梁和韩梅他们,都到了非常困难的时候,才会这样地渴望好消息提振精神。后来老蒲前方已无法下行,转而和我
会同一处了。我艰难地向右下方山坡斜插,发现条一米来宽没有树木的浅沟,笔直向下延伸。顺沟下行阻力小多了,就怕出口处是绝壁悬崖。走了二十来米,看到沟头亮光处有红色的物体,原来是大树的背囊,前面是平坦的沟谷。我心中大喜,赶紧呼喊老蒲领着队友顺沟而下。
从密林的山坡出来不远,是流水淙淙的溪沟,高崖深壑间难得的一处平地,半个篮球场大小透亮的天空,让人心情格外开朗。更让人兴奋的是,赵斌的手机轨迹也合上了,贴着溪流的右边,是条非常正规的下山路。我们在此小憩休整,等候后续的队员抵达。全军会师,如同经历长征到达陕北的红军,虽然疲态狼狈,然而心情极为兴奋。我们的队伍每人激发出难以置信的潜能,做出了极致的努力,齐心协力共同奋战,克服千难万险,才赢了这场顺利出山的关键之战。我那时几乎喜极而泣,打开背囊,剖分珍藏版的两个香瓜,和队友们共享
成功的快乐。
然而这只是胜利的曙光,要安全回返还要继续努力。下午5时时间已是紧迫,经协商后,由体能较好的老贾、赵斌、
大树和我组成先遣队,快速下山,赶回驻地,由赵斌的车送至停车的隧道口,再开车前来接应。我主动请缨,接过老冯递来的车钥匙,心中涌起崇高的使命感,颇觉骄傲和自豪。背包里只有一瓶矿泉水和些没有份量的衣物,我精神抖擞,步履轻快,脚下仿佛生风。沟道走行不远,左岸就成了巉崖密林,根本下不来。若不是老蒲下山过程中,把控队伍行进航向,一直强调右转,结局就完全是另一个版本了。山道将我们从深山中引出,溪流一路欢唱伴行。前面的山谷渐次开阔平坦,后来还看到了一大群肥硕的乳牛,在沟谷中悠然自得,我以为景区大门该在不远处,就能顺利地落实找寻车辆,返回驿站的计划。一直跑在队伍前面的大黄,悄无声息地溜到我们身后,在庞然大物的乳牛面前,如临大敌般的恐惧战栗,显出欺软怕硬,外强中干的狗样,赵斌直斥它缺乏“狗德”。这群无人照料的牛群过后,山道依旧无休止地延伸,没有一处是像样的山门。我跨越横穿山路的溪流时,山风骤起,狂风夹杂着豆大的雨滴,不期而至。起初雨点稀疏我还不以为意,哪知风起云涌的山谷,转瞬间就电闪雷鸣,更大更密集的雨点,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。开阔的沟谷,没有可躲避的高崖。我赶紧跑到树下,急取背包里的雨衣披上。暗自庆幸行装准备还算周全,不知道队友们能否顺利挺过这关。
暴雨急促肆虐了一刻钟后才有所收敛,路面低洼之处早已变成一个个水坑,雨水集成涓涓细流,向溪流汇聚。这样的豪雨下上个把小时,估计就要引发山洪了。轻风细雨中,我裹着雨披继续上路。不一会身体就像进了蒸笼一般,闷热得不行,鞋袜早就透湿,步履变得沉重。这段路孤独难捱,队友们已走远,我咬着牙,步步追赶。后来风静雨停,能去了那憋闷的雨披,这才喘过气来,赶上了同样经历风雨洗礼的队友。
后续的道路走向,我完全没有留意,只是一个劲地向前。经过一处开阔的乱石滩后,伴行的溪流变成不能亲近的深壑了,我们顺着深壑的右岸,迂曲前行。记得路上曾有个虚掩的铁栅栏门,之后是可走机动车的简易车道了。仰望深壑对面的高山陡坡,我很庆幸当初的道路选择。
前面的过道被一个建筑工地占据,工地悄无一人,没考究是停工还是暂歇。我们顺着工地外的脚手架绕行,然而前面是深谷断崖,无法通行。只能回返穿行钢筋林立的建筑,幸有可下行的
通道。这边是宽敞的毛胚公路,沿山腰一径延伸至山下,起码还有6~7km。晚7点暮色已深,大队伍到此肯定黑天了,开车到此接应,能为大伙减轻不少行程和疲劳了。我们手台向老冯他们告知路况,科比让大树电话联系房东张平,或许他能驱车上山接应先遣队。队友们相互关照,协同作战,好暖心的队伍啊。
今天的路程30 km开外,走得很艰辛。一向强人形象的老贾,双足起泡,还有很多伤痛,然而先遣队的使命,再疲惫也不敢有半分懈怠。
大树一直联络不上房东,我们只有依靠自己的双脚。山路盘旋的弯道处,乘着天色尚明,我们看准小道直插下行。当我们从山谷走出,进山路口中央立着一道铁铁栅,一把大锁牢牢地锁住了车道。我们长叹一气,老冯老冯,可不是我们不努力,是你命苦啊,身体再难受,这山路也得自己走出来。
之后的山谷豁然开朗,溪流又和我们亲近伴行了,路边有太阳能的灯杆了,稀疏的几处房屋,赵斌说这是上挥川。暮色中的上挥川悄无人声,前行1km左右,天就黑了。杨树夹岸的溪流又和道路相交,这边见到灯光和人家了,还有停放的车辆,想必是下挥川村,张家堡不会太远了。出村不多会,迎面来了辆农用面包车,亮着大灯停在我们跟前,原来是房东闻讯来接应我们了。颠簸轰鸣的面包车连人带狗全捎上了,真叫久旱逢甘霖,幸福的感觉溢满每个细胞。
面包车叽哩哐啷地开行了2km多,回到驿站。我理解今日山行是来回画了个大圆圈,然而车是从早晨出发的道路返回,这让我的方位感完全颠覆。赵斌的车已半残,人又很疲惫,还要照顾大小二狗。我鼓起勇气,让他和
大树下车了,由张平载着我和老贾继续上山取车。这回我注意到车辆没有照直进下挥川,是中途右拐上山了。我打起精神,瞪大眼睛,争取多记住道路的地形特征,待会自己驾车下山时,对路况多少有个印象。这8km的夜路,张平开得飞快,我却觉得无止境的漫长,弯道一个接一个地盘旋。我告诫自己,这是最后的任务了,一定要挺住。最后车灯照见了隧道旁空地,歇了一天的小车终于等来了开车人。张平有些不放心,要陪我们一道下山。我和老贾怕耽误他的功夫,谢却了他的好意。
老冯老贾和赵斌,三年来为大家无偿驾车服务,白天黑夜,山地平原,从没有过差错。今日这么点事,本不值一提,阴差阳错,才有我效力的机会。我平常车开得少,崎岖山路夜行,心里难免发虚。换做别的车型,还真不踏实,这老冯的车,到底以前开过。我鼓起勇气,开开车门,发动车辆,打开车灯,倒车掉头,一切OK,这才松了口气。我对老贾说,你慢点,我跟进,应该行。困难像弹簧,就看你强不强。顺利回到驿站,停稳车辆,我长出了一口气,
小五台之行,咱尽心尽力了,没丢人。
此间各项收官工作,紧锣密鼓地有序进行。张平不辞辛劳,驾车再往下挥川接人。赵斌驱动只能低速行驶的跛腿座驾,带着功勋卓著的大黄和奶油,笨鸟先飞,已开始了英勇的回程之旅。松弛下来的我,在驿站胡乱擦洗了下身体,才发现两脚小趾都打起了水泡,精神紧张兴奋,竟没觉察。老冯他们回来,差不多是夜里10点。和房东结清账目,大家简单整理了一下,就踏上归程。村前河道一段,就如《水浒传》祝家庄的盘陀路,好在有细心的
大树,十分留意道路的细节,他指挥着车队,左绕右盘,才开上正道。我暗自揣摩,先行的赵斌,如何独自闯出了这迷魂阵。后来才知晓,他车陷泥潭百般无助之时,好在有一当地农用车经过,在老乡的指点帮助下才脱困的。归途的初始,还能瞪眼注视前方,后来架不住眼皮沉重,睡意朦胧。黝黯的深夜,不时是晃亮着大灯疾驶而来的车辆,安危全仰仗和我们同样疲劳的司机队友了。凌晨一点多,我们全都平安回到家中,只有赵斌,因车慢仍在道上。
小五台之行,有惊无险地划上了圆满的句号。Whatever you can do, or dream you can, begin it. Boldness has genius magic and power in it.(无论你能做什么,或是梦想什么,那就开始吧。勇敢会给你带来智慧、运气和力量)。歌德的心灵鸡汤,或许就是这次奇险山行的诠释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分享到

相关阅读

旅游小贴士

  • 1.制定实用的旅游计划,确定旅行的出游的旅行路线,减少不必要的出游负担。
  • 2.注意旅途安全,行程上的交通工具,交通时间,及旅游景点的危险程度,都要多多注意哦。
  • 3.讲文明礼貌,作为社会公民,不管在什么场合都要讲究文明礼貌,树立良好的个人形象。
  • 4.爱护文物古迹,伟大的历史上诞生下来的文明古迹,是我们每个公民都应该保护的文化遗产。
  • 5.注意卫生与健康,注意饮食习惯,不要暴饮暴食,保持健康的身体,才能游玩更多的景点哦

张家口景区 更多>>

张家口旅游路线 更多>>

张家口旅游路线